35选7基本走势图
 注冊新用戶 |  帳號: 密碼: 網上投稿 | 廣告合作
站內搜索:
  首頁 | 文化資訊 | 文學 | 藝術 | 讀書 | 歷史文物 | 絲路文化 | 文化專題
當前位置:絲綢之路在線 > 悅讀頻道 > 悅讀 > 內容閱讀
天空的微笑(報告文學)
2017年11月22日 作者:徐劍 編輯:張穎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中國故事】

  作者:徐劍(軍旅作家,以報告文學創作見長,先后獲魯迅文學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等獎項)

  京畿炊煙何處去

  2017年春節剛過,春意蟄居于幽燕大地,只待春風甦醒,而此時,北京大氣污染治理舉措的其中一記“重拳”——北京平原地區“煤改電”工程已進入決戰階段。

  那天,劉興義駕著深黃色的工程車,穿越房山一隅,他在周口店供電所當了20多年的配電工,所內上上下下、片區內的父老鄉親都喊他大劉師傅。

  

天空的微笑(報告文學)

 

  插圖:郭紅松

  車至周口店,戛然停下。節后的第一場春雪落盡,天氣驟冷,炊煙浮浮冉冉。這是大劉熟悉的故里,他的家就在周口店村里,離山頂洞人遺址不遠,一支煙的工夫就能走到。冷雪過盡,家家的土暖氣炕燒得紅紅火火。記得小時候是燒秸稈,后來改成了燒煤,劣質的居多,便宜啊,百十塊一噸,鄉親們燒得起。一到傍晚,炊煙裊裊滾滾,連綿不絕,一比誰家濃淡高低。然而,這文人墨客眼中的詩意美景,其實恰是京畿西南霧霾的源頭之一。

  大劉走遍周口店故里,挨家挨戶宣傳煤改電的好處,說這是黨中央為京郊老百姓辦的大實事、大好事,冬天取暖,一度電僅掏一角錢,其余的錢,由政府和電網企業補貼。且兩三萬一臺的采暖空氣源熱泵,自己僅出千元,近似白送。這是一種綠色生活方式——鄉親們再不用半夜三更起床,披衣鉆進凜冽寒夜,加煤、封爐子了,再不須干掏煤渣的臟活了,更不用提心吊膽擔心煤氣中毒,唯一的條件就是停了小煙囪。還有此等好事?大劉平時做人厚道,做事靠譜,鄉親們信賴他,覺得大劉說話在理,不會坑害大家。于是,對區里和鎮上推廣的煤改電,鄉親們響應者眾。

  高興之余,大劉也未免悵然。周口店畢竟是發現人類最早的用火證據的地方,北京山頂洞人的一堆篝火照亮了亙古的黑暗,溫暖了人類的始祖。從此,有了人間煙火,也就有了游牧文明、農耕文明,有了村屯城郭,有了工業文明。燃燒了千萬年的煙火終成記憶,這是千年之幸,亦是時代新變。

  …………

  這天,黨的十九大代表、國家電網公司副總工程師、北京市電力公司董事長兼黨委書記李同智的目光落在一張張各區電力公司報來的進度統表上,緊蹙的眉頭漸漸露出一絲舒坦的笑靨。

  截止到今年9月30日,北京已經累計完成1778個村、104.1萬戶的“煤改電”工程進程,基本實現了平原地區的“無煤化”。特別是近兩年,堅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的重要指示,工作量是以前13年的近兩倍,僅2017年,北京地區“煤改電”工程建設規模就有900個村、40.29萬戶,占全國“煤改電”工程總量的34.05%。

  2017年早春的一個傍晚,夕陽撫摸著京城街衢。在國網北京市電力公司辦公地,我采訪了李同智。他謙和、低調,第一次見面便讓人頓生好感。面對我的提問,李同智很少提及“煤改電”工程如何艱巨,而是談了他對這項工程的認識。他說,近幾年,全國能源領域事關百姓生活的大事,“煤改電”工程應算其中之一,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老百姓的關懷。國網北京市電力公司作為國家電網公司在首都的服務窗口單位,做好這項工程對國家實施新能源具有示范作用,必須盡心盡力做到位。

  在這之后,我一直在通州、房山、大興、海淀、門頭溝、密云和城區采訪。我曾參觀通州崔家樓“煤改電”實驗室,這里堪稱中國北方農村采暖微型博物館。流連其中,宛如時光倒流,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向我涌來。

  早起的鳥兒會唱歌

  北京市電力公司營銷部副主任龍國標有早起的習慣,這習慣是因家事養成的。

  那一年,兒子剛一歲,在大興區防疫站上班的愛人突然患了糖尿病,急送大興一家醫院,卻被誤診了。年紀輕輕的,血糖指數高得爆表,險些送了性命。最后關頭,轉院至友誼醫院,才拾回一條命。

  你放心,一切有我呢!看妻子病怏怏的,龍國標安慰道。

  從此,無論春夏秋冬,每天凌晨5點20分,龍國標準時起床,洗漱過后,先做早餐,等兒子吃完了,再送其上學。然后,直奔單位,看表,恰好7點,離上班還差兩個小時,他便開始梳理自己一天的工作,在小本子上記下幾筆,拉個條子。天長日久,早起成了龍國標的習慣。這習慣12年未變,也提前到崗十二載。

  在2016年,“煤改電”工程開始前20天,距可研報告遞交到各供電所的時間也進入了倒計時,龍國標的工作時間進入“瘋狂狀態”,在營銷部史景堅主任組織下,幾位處長分別帶人不分晝夜連軸轉,每人聯系十幾個供電所,170個供電所的人員全部出動,入村入戶,統計調查數據。逐家逐戶排查,每家的面積有多大,走線具不具備,不分裝會不會過載,村里的線路怎么行進,變壓器安裝位置……這些繁雜的數據,他們都能迅速標注到圖紙上。要知道,2016年完成“煤改電”工程的25萬戶、647個村的煙囪被從地圖上抹去,這個任務量在當時可是創紀錄的。

  這是一場硬仗啊。龍國標像講快板書一樣,講自己同事的故事,出語如槍子那樣快。他的話是那么的接地氣,寥寥幾句,便將一個人的特點、性格活靈活現地勾勒出來。

  他說,史主任不是一般人,而是神人,他走路腳步很輕,飄飄忽忽地就過去了,腳步快,思路亦快,繁事、雜事、難事,在他面前就沒有一件不高興的事,都給輕輕松松辦了,解決問題能手啊。

  他說,王詵處長,就是一位急先鋒,有一種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氣勢,有股子沖勁,棘手的事情都交給他辦了,王詵橫刀立馬,打先鋒,一一擺平。

  他說,市場處長趙樂是位快刀客,做事干脆麻利,帶領一撥娘子軍,風風火火闖京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陳海洋是一位全能手,什么活接過去,都能干。

  他說,年輕的專工馬凱就是一頭黃牛,他和愛人都在北京工作,孩子剛兩歲,扔給太原城里的父母,兩個禮拜回太原看一次。周五晚上坐車回去,孩子晚上等到十點鐘,見爸爸敲門了,站在門口開門說,爸爸你干嗎來了?問得馬凱啞口無言。有一天晚上回去晚了,兒子已經睡了。第二天上午再見時,兒子獨自在院子里玩,見了爸爸,不會撲上來要大人抱,遠遠地,躲避著,眼睛里盡是提防神色。馬凱看著,眼淚唰地掉了。

  說曹操,曹操到,龍國標話音未落,馬凱便推門而入,進來請示工作。龍國標嗖地站了起來,說后天周六,要匯集討論今年“煤改電”工程每個村的風險點,研究落實責任到人事宜。

  嗐!馬凱說,明兒周五,我已經買了回太原的車票。

  這怎么辦?龍國標有點于心不忍,可是卻又不好意思開口。

  那我退票吧。馬凱主動提了出來。

  加班加點,已成了他們生活的常態。

  這都習慣了,龍國標說。我每天提早兩個小時到辦公室,一天兩小時,一個月就60個小時,等于比別人多干五天活,日積月累,怎么能不進步呢?早起的鳥兒會唱歌,早起的鳥兒有食吃啊!

  萬家皆圓我不圓

  范亞南家住海淀區皂君廟。2017年元旦鐘聲敲響不久,他參與到“煤改電”工程項目中,就再也沒有了屬于自己和家人的時間。

  每天清晨,霜風曉月之中,他便悄然出門。六點三十分準時入地鐵,幾乎穿越北京城,七點三十分到達大興。晚上加班,如果過了11點,就錯過了回家的末班地鐵,只好睡辦公室的沙發,每周至少三個晚上住在辦公室。

  有一天,徒弟發現一個秘密,范亞南辦公室的皮沙發破了一個洞,不禁嘖嘖,問道,師傅,一個人要有怎樣的定力,才能將皮沙發睡穿呀。

  質量不好唄!范亞南搪塞一笑。

  其實,從1月23日起,身為大興區輸配電工區主任的范亞南就沒有一天輕松過。他與專工田圃升一起,用了兩周時間,將大興區“煤改電”的村莊和線路進行了一次調研,十幾個供電所全體職工入村入戶,一家一戶摸底,逐條線路勘察,將1510臺變壓器合理分布,對10千伏、35千伏線路是否需要擴容,一一計算,然后報給市公司營銷部。可研報告終于完成了,方案、原則也出來了,傳給各供電所長,讓其照章執行。

  太陽剛剛升起,朝暉映在天幕上。例行的施工早會一結束,范亞南便帶上安檢、運行等部門的五位同事,將大興區域內22支施工隊伍工地巡查一遍。埋桿多深、有無記錄、絕緣處理如何、會不會放電皆列入巡查指標,再列出明細,符合標準的發藍色標識,不符合的出示黃牌警示,嚴重違規的則為紅色。得了紅牌,那就直接走人。除此之外,還有三個月一評的“煤改電之星”,這意味著有獎就有懲,評比還采用末位淘汰制,若哪支施工隊考核墊了底,對不起,結賬走人。

  范亞南提及此事時異常堅定,說他已經“開”了三支隊伍,但并非自己橫蠻不講理,而是把質量第一,對老百姓的態度第一當成硬指標。挨第一刀的是在青云店鎮施工的一支隊伍,查出現場防雷和電桿填埋深度有問題。

  馬上整改。范亞南嚴肅地說,老百姓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下不為例。我明天還來檢查。

  施工隊長以為說著玩玩,未及時布置整改。

  誰知范亞南說到做到,第二天上午,第一個看的點就是這支施工隊伍的作業現場,竟然一點未改,我行我素。

  范亞南將施工經理招了過來。說,你馬上派會計跟我去結賬,然后走人。

  范主任,我們可是跟電網公司干了多年的隊伍啊。

  這不是國家電網要的隊伍。

  第二刀砍在了龐各莊鎮的施工隊身上。范亞南從現場駕車緩緩而行,從擋風玻璃看出去,現場非常零亂,剪的線頭、砍下的樹梢,扔得一地皆是。下車一看,變壓器施工有嚴重問題,電纜連接和制作不規整。他對施工經理吩咐道,變壓器安裝質量關乎百姓取暖用電安全,馬上改,將現場打掃干凈。

  第二天上午范亞南殺一個回馬槍,現場仍舊一地雞毛。

  你們的執行力有問題,說了不改。范亞南斬釘截鐵道,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范主任,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沒有機會!

  第三刀砍向了魏善莊施工的一支隊伍,施工路面破除了,綠地植被有破損并且沒有及時恢復,現場到處亂糟糟,干擾了百姓的生活出行。

  范亞南揮了揮手說,走吧,這樣的隊伍代表不了國家電網公司的形象。

  三支隊伍一“開”,所有施工隊都震動了,令行禁止,檢查組讓改就改,不再有任何僥幸和懈怠。

  時至仲夏,“煤改電”工程的時間表越來越緊張。這時范亞南突然接到哥哥電話,說陪母親坐高鐵來北京看病。

  媽媽怎么了?

  媽媽心臟病犯了。

  啊!又是心臟病!范亞南神情陡然一變,額頭上滲出了汗水。

  見面再說吧。哥哥在電話那頭道,到時,你到車站來接我們吧,媽媽可是走幾步路就臉色煞白,冷汗淋漓。我不希望她再蹈父親的覆轍。

  哦!一提到父親,仿佛就撕裂了范亞南的傷痕。父親在老家因心梗發作而驟然離世,那是他心里永遠的悔與痛。

  可是他太忙了。哥哥陪著母親抵達北京時,他到底還是沒有時間去接站,而由哥哥打車,直接送母親去了北京阜外醫院。晚上11點,他匆匆趕到醫院,因為沒有床位,母親只好睡到走廊上。之后他就白天工作,到了深夜跑過去在走廊上陪母親。等母親睡熟后,到醫院候診大廳找把椅子躺下歇會兒。母親住院12天,他在鐵椅上躺了12晚,看著兒子一臉疲憊,母親心痛,說,亞南,回家去吧,好好睡一覺。

  別趕我,我要陪媽媽!范亞南懇求。

  亞南,你已經6年沒有回家過年了。媽媽近似請求:你爸爸不在了,到春節回來吧,陪媽媽過個年。

  哦!哦!范亞南眼睛里噙滿了淚水。支吾半天,他沒給母親一個肯定的答復。

  2017年春節,是北京京郊“煤改電”工程迎來的首個取暖季中的佳節,范亞南身為工區主任,咋能回家啊。

  小年剛過,媽媽就一次次來電話,催問兒子何時歸來,他仍然無法給母親一個準確的回答。“煤改電”工程后,大興區152個村、4萬多戶人家告別煤爐子,用上電取暖。春節期間正是每家每戶用電的高峰期,若過載跳閘或放煙火導致短路,3個小時內必須恢復供電。為此,他們特意為小區準備了應急電源車,外協搶救隊伍全部在供電所隨時待命,一旦百姓家斷電,將以最快的時間搶修,不會因為停電而讓群眾挨凍。

  大年三十,范亞南再次走上指揮臺,這一回,他神色淡定了。工區147人,全部在崗,無一人休息,大家分別蹲守在85個煙花爆竹燃放點附近,來回巡查以防事故跳閘。

  華燈初上,北京城郭煙花滿天,萬家皆圓獨我不圓。范亞南穿行于村落閭巷,鞭炮聲聲,在范亞南的心中,母親最重,百姓亦最重。他透過煙花如錦的眩目夜空,目光投向遙遠的江南,向老母親默默喊一聲心語,對不起,媽媽,恕兒難從命。

  北京笑容,再現金秋藍

  又見秋草黃,北京城鄉碧樹落金。

  只用了兩年,1778個村的煙囪消逝了,數字簡單可見,但數字背后的艱辛只有電網人自己心里最清楚。而今北京天穹金秋藍、古都藍正在增加,電網人功不可沒啊。

  落霞時分,劉興義巡線,疾步走過琉璃河,走過周口店,極目遠眺大平原上的村莊,往事依稀。北方的村莊很安靜,炊煙不再,可是在藍天白天的映襯下,劉興義覺得這片故園比過去更美了。

  他的笑容也像白云一樣美!

精彩圖片

0
廣告業務 | 合作加盟 | 聯系我們

吐魯番零距離

中共吐魯番市委宣傳部主管
本網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及專欄資料均由 絲綢之路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10 www.lyydi.tw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備13003911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FAX:0995-8532156 

turpanim2016

35选7基本走势图 1分快三单双大小有什么规律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二八杠有什么规律 亿贝平台app下载安装 重庄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走势技巧 足彩最新14场推荐 水晶宫 越南河内快五计划安卓下载